哈哈操一草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腐沼之蛇

腐沼之蛇
发布时间:2019-05-29 02:01:25   浏览次数:554

(1)

最近,村子裡面陸陸續續出現了一種有著肢體腐爛的奇怪癥狀的疾病

“海利醫生,請看看這個孩子……”

前來求醫的人也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

被叫做海利醫生的年輕人,實際上只是兩年前剛剛出道的新人醫生而已。原本聽聞這個山區出產貨色不錯的草藥所以過來,沒想到就遇到了這奇怪疾病的爆發。迫不得已,但也不能就這麼袖手不管吧,所以就只得留下來了。

“腳趾潰爛嗎……”

海利翻看了一下那個小孩的足部,果然又是那個不知名的疾病。身體一邊散發著腐臭的味道,一邊開始潰爛。簡直就和屍體會腐爛病散發臭味一樣,但明明是活人,為甚麼會和屍體一樣呢?

“爛掉的肉要切掉,幸好只有這麼一小點而已……我現在去準備一下。”

一個小小的手術,但還是需要麻醉物。

隨身攜帶從西方大陸那邊進口過來的麻醉劑已經用完了,原本想向渡海商人再買一批,不過根本抽不開身。作為代替品,海利只能使用酒精和草藥調製出來的麻醉酒劑。

他用配置好劑量的麻醉酒劑喂這個孩子喝下去,因為疼痛而在剛剛還在哭鬧的小鬼現在也閉上眼睛睡過去了。海利用被燭火消毒過的金屬小刀,小心翼翼割除了潰爛的肉塊,然後撒上消炎藥粉,這樣就差不多沒事了。

交代了一些看護的注意事項後,醫治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但海利知道這還沒有結束,即使完全切出了潰爛部分,也有極大的可能性在身體的另外地方出現的新的潰爛口。已經有好幾個老人和小孩因為這樣的惡性因素而去世,總不能一直把肉都給切掉吧。

“醫生……”

“喔,知道了,看病嗎……啊,阿祠小姐?”

穿著紅與白的衣服,是這附近的巫女。

“我帶了一點草藥過來。”

“哎呀,那可真是幫了大忙了。老實說,最近病人越來越多,我都忙得沒時間補充這些物資了呢。”

暫住的小茅草屋也是幾個月前去世而沒人住所以才有的。

替那個孩子動完手術之後也已經相當晚了,這個時候不拿出一點東西招待實在說不過去。

“我也正打算煮晚飯呢,既然阿祠小姐不辭辛苦的過來了,那乾脆留下來一起吃吧。”

由於疾病的緣故,傳染性這麼強,已經有很多人都在懷疑是不是甚麼惡性瘟疫之類的了。因此,理所當然的,懼怕動物的身上也可能攜帶病毒,人們已經不敢吃肉了。最近的菜單,基本都是菌類和野菜。海利用白菜和山裡的蘑菇,還有從村民那邊討來的白豆腐煮白菜鍋。

“其實啊……”在吃飯的時候,海利突然這麼說著:“我打算去鄰村看看。”

“欸?為甚麼……”

“光是做這種切除腐肉的手術也是治標不治本的手段,必須找到瘟疫的源頭才行。否則的話,要是變得更加嚴重,就只能遷徙了吧。”

但那也是不切實際的想法,這些村民每天辛苦勞作也才堪堪養活自己的家族,遷徙所帶來的負擔實在承受不起。

“阿祠小姐最近一段時間也向我學了一些醫術,我覺得應該可以暫時對付一下了。”

“……嗯,我知道了。不過,請醫生一定要快點回來,拜託了。”

“那是當然。”



(2)

這個瘟疫實在是太古怪了,海利不得不懷疑,這是不是有甚麼壞東西在作祟。

直到他聽見了傳聞——【據說,對面山頭的那個村子,有人看見病魔的黑色女妖】

海利決定過去看看。

當天晚上,他把自己的行醫筆記留給了阿祠。並且在第二天,也親自確認村裡的病人都沒甚麼問題後,海利才終於可以暫時放心的上路了。拜託村裡的人用牛車送過去,不過再過去一些就不行了。

“那邊有食人妖怪的。”

理由就是這個,看來傳言不虛。

而相對的,海利只能靠自己的雙腳了。

從上午一直到黃昏,當海林心想要不然今天晚上乾脆就找個山洞或是樹洞露宿野外得了的時候,村落就像大自然正在變魔術一樣,不經意間撥開樹葉和枝蔓,就看見了一條明顯有人為痕跡的小道,順著小道再走下去,漸漸就能看見村落的形貌了。

村長是一名半百的老人,從體形來看應該還有不輸給年輕人的力氣。但也被瘟疫的事情給折磨到疲勞無比。

“喔!是對面山頭來的醫生嗎!?這可真是太好了,說實在話,我們這邊都對瘟疫束手無策了呢。現在都準備把屍體燒掉了,但還是越來越嚴重……雖然這樣做對剛來的旅人很失禮,不過海利醫生能先幫忙看一看這裡的病人嗎?”

“啊,那是當然的了。這畢竟是我的職業。”

這邊的瘟疫情況更加嚴重。

有的人整條腿的潰爛了,有的人的手指爛得都能看見骨頭,還有的老人好像是眼珠子沾染到帶著疾病元素的東西,甚至潰爛得掉落了下來。

沒辦法,只能全部截掉處理了。

“醫生,拜託了……這條腿,不鋸掉不行嗎?”

常常會有壯年的男性這麼問。

作為家裡唯一的勞動力,這也是無可奈何,但海利沒有別的法子。

忙碌從傍晚持續到了深夜,然後又到了第二天淩晨。

醒來時才發現,原來自己趴在案台上睡過去了。

“辛苦了,海利醫生。”

被驚醒是因為瓷碗碰撞的聲響,對勞累者的安慰,現在這名村長能夠奉獻出來的就是這碗美味無比的肉湯了。

“對了,村長。”吸著肉湯的海利,現在才想起來自己來這邊的目的,“其實我是來尋找瘟疫源頭的……我有聽說過,這邊好像有傳出和疾病有關的妖怪的傳言。而且,當初似乎就是這裡……最先傳出有疾病的吧。”

“啊,是這樣沒錯,妖怪啊……實際上也只是個傳說而已,海利醫生要是覺得有用,我就講一講好了。海利醫生,聽說過【白蛇】這種妖怪嗎?”

“喔……那個啊,我知道。據說好像是龍神的巫女……之類的吧。”

“嗯,是這樣沒錯。”

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司主地脈與天氣的龍神,還有跟隨龍神的白蛇。

自從她們管轄這片土地開始,一切都風調雨順。林子裡有肥美的走獸,稻田長出豐碩的結果。

直到有一天,龍神與人類的男子產生感情。那段愛情,但在白蛇的眼中,卻是自己的主人被人類所【迷惑】了。被情感給沖昏掉腦袋,所以不再願意把時間放在作為神明的工作上,而是決定忠實的追隨自己的慾念與丈夫享受愛情。

被拋下的白蛇認為,人類將自己最重要的主人給奪走了。

於是,白蛇將疾病收集起來拋向人類,作為報復。

以上。



(3)

故事說到底就只是故事而已,除了能了解背景之外再無其他作用。當海利詢問村長說,既然是龍神的話,應該會有廟宇或是洞窟之類的地方吧。他想試著從這些地方著手,但遺憾的很,村長給予的答案是不知道。

“不過嘛~~~”

但事情的發展也不乏戲劇性,村長的話音一轉,他摸著下巴,好像想到了甚麼。

“在村子的東邊,有一片沼澤。”

“你說……沼澤?”

“啊,是啊。在還沒發生瘟疫時,那邊就以劇毒而出名了。但也因此出產很多藥物植物,去那邊採藥的人基本都是有去無回呢。本來說,爆發瘟疫正是需要藥物的時候,可是現在已經沒人敢去確定那邊究竟又變得如何更加的危險了。”

海利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村長在提醒自己不應該去那邊。

可是,在瘟疫的時刻,對醫生說這種話,這豈不是在誘惑他過去嗎?

“不行……我覺得最好還是去看一下。”

“欸?但是,醫生……”

“時間不多了啊。”

海利挽起袖子,在他左手的手肘下面又一大塊青紫色的斑痕,和淤血的模樣不同,是一種更加令人感覺不祥的色彩。

這個是潰爛的前兆。

“醫生,你……”

“按照判斷,再過四天左右就會爆發吧。那個時候我就不得不給自己動手術了,但如果我用不了左手,接下來也沒法順利給村民動手術了。”

“但是——”

“——拜託,真的沒時間了。我想要快點找出瘟疫的源頭,這樣對誰都好的。”

“……知道了,這樣吧明天由我帶醫生去那邊吧。”

************************************************************

因此,沒有廢話,第二天就出發了。

村長之所以爽快地答應下來,那或許是因為他也明白手對於醫生來說有多麼重要吧。即使可以請人寫下藥方,但譬如手術、又或是替人接骨的技巧是無可替代的。

因為是野外小道,而且先前也說過了,幾乎沒有人來這個地方。即使有人為開闢的道路,現在也長滿了野草,土質也變得十分鬆軟,並沒有太遠的路程,卻花費了預想之外的時間。

“就是這裡了。”

走在最前面的村長指著眼前那片突然塌陷下去的地方說道。

“沼澤地,就是這下面。”

的確,隔著老遠就能聞到腐爛的氣味了。

“原來如此,就是這啊……”

“醫生,就到此為止了。雖然很抱歉,不過我無法跟你繼續下去了。”

“不……沒關係的。接下來,我就自己下去吧。村長,如果我在黃昏之前沒回來,那就請你率先返回吧。”

“……明白了,請一路小心。”

海利將身體貼著陡坡一點兒一點兒的向下滑了過去。

那股濃郁的腐爛氣味——濃烈的氣味,無論是香還是臭,一旦聞得太久都會導致嗅覺麻痹的。但是,這一次不知為甚麼,海利發現自己反而產生了有點迷醉的想法。

(糟糕……難道有毒嗎?)

滑落在地面之後,他慌慌張張地四處搜索,幸好找到了在手繪圖鑑中有記載過的解毒野草。海利摘了幾片放在嘴巴裡面嚼得粉碎,立刻就有一股清鼻涕和眼淚從眼鼻中流了出來。

一邊擦著臉,海利一邊向沼澤的深處。

(喔,這裡果然……)

霧氣,還有茂密的植被,以及正如村長所說的那樣,有很多珍奇的藥材。

“這些……應該能派的上用場。”

雖然目的是為了找到瘟疫的源頭,但也不能放過這些可以利用的藥物。

實話實說,海利很想就這麼採集一些藥物之後折返。但既然都來到這裡了,果然至少要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情報後再反悔吧。

他心想著,繼續向內部深入。

在那之後,海利看見了那些早年死在這個沼澤的人類的屍骨。

“在這邊~~迷路了嗎~~?人類呀。”

耳畔,突然收納入了這個毛骨悚然的聲音。



(4)

那個聲音,該怎麼形容呢。

譬如,像是有人把嘴唇貼在耳朵邊低語。但卻又好像是,隔著遠遠的一座山,朝這兒喊話留下的回聲餘音。

“甚麼……”

原本是想說【甚麼人】來著的,但是回頭一看,正在說話的【那個東西】根本連人類都談不上。

“病魔的……黑色女妖?!”

海利下意識呢喃念出了這個傳聞的正體。

“哼……那邊的人們,是這麼稱呼我的嗎?”

人類的身體,還有蛇類的下半身,這很明顯,它是一頭妖怪。

糾結在一起的漆黑色髮絲將妖怪的臉給遮住了,下半身趴在沼澤泥巴中的蛇妖,混合著濕泥的下體,正是符合病魔這個前綴詞彙一樣,裸露著潰爛流膿的肉,散發出臭味。

啪嗒,海利就這麼摔倒了,顧不得身上變得有多麼臟。他顫抖的模樣,連動作都不利索了,拔出防身用的匕首,但這是毫無用處的。

噗咻的一聲。

就像突然變成了霧氣,被風吹到面前,然後又從霧氣變回實體。

“你的身上……散發著很好味的氣息呢。”

“嗚哇……!”

那個粗壯的黑色蛇尾緊緊地纏住人類的上半身,動彈不得,匕首從手中滑落下來。

“嘿嘿~”

它的臉越靠越近了。

妖怪的吐息,從她那慘白的嘴唇中呼吸著帶著異常甜香的毒氣。尖尖的牙齒,以及長長的舌頭,它正在舔著海利的左臂。突然——“喔……!”——喀嚓的一聲,被咬下去了。這在預料之內,但疼痛卻在預料之外。

海利忍不住因為痛感而叫了起來,冷汗從額頭沁出。

妖怪咬著他的手臂,吮吸血液,並且問道:“回答我的問題,人類。你來這邊做甚麼?”

“我來……找、瘟疫……瘟疫的源頭。”

哢嚓!

“啊……!!”

“你在撒謊。”

這是被更用力地咬著的原因。

它突然生起了氣說:“不會有瘟疫的……因為我已經收集了所有屍體了!”

“但是……”

海利盡全力動了動他的左手,真是痛死了,那邊還被這頭妖怪給咬著。

“你要是看得出來……你看啊,被你咬著的左手……如果不是被傳染,我也不會這麼急著來尋找瘟疫源頭了……!”

“……謔,這個啊……”

滴答,她鬆開了嘴巴。

那個傷口,在潰爛之前就首先被撕爛了,紅與黑的汁液從傷口向外流淌著。

疼痛感,奇妙的很,疼痛感意外的在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更糟糕的昏睡感。

似乎,有甚麼深色的不祥氣體從手臂傷口冒了出來。

“你想治好這個嗎?”

“你……有治好的方法嗎?”

“我可以告訴你喔,你們不是稱呼我為【病魔的黑色女妖】嗎?”

“請、請務必……告訴我……!”

“那麼,人類的先生啊,你支付的了代價嗎?”

“那是……甚麼?”

拜託了,請一定要讓我支撐到最後。海利在因為被這個疾病與傷口折磨到昏睡過去之前,他試著向所有的神明都乞求過了。無論真假,至少請讓我達成這個交易後,再睡過去。

吞咽著視為珍饈的人血,女蛇妖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譬如,我想要你的眼珠呢?又或者,手臂、大腿?”

“等瘟疫結束後……可以的。”

“哼……”

它突然沈下了臉。

“答應得這麼乾脆啊,而且又這個誠實,你這個傢夥很沒有意思喔。”

但,妖怪卻又笑了起來。

那沾滿血腥味的蛇舌瘙癢般舔著海利的臉頰和下巴。

“我想道一個有趣的報酬了——我說啊,人類先生,和我定一個約定,我就告訴你解除這個東西的方法。”

“請、請說。”

“等結束之後,我要你在這裡留下來陪我。”

“……好的,沒問題。”

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了,病人的性命比甚麼都重要,即是老師也是長輩的父親是這麼訓誡的。如果真的可以醫治好所有人,那以後就生活在這個沼澤……應該是個合算的買賣吧。

蛇妖歡快地笑了起來。

已經半睡半醒的狀態,但海利卻絕對忘不了自己初次聽見的這個笑聲。

“我看你是個誠實的人,決定相信人類一次,可不要讓我失望喔。”

還有,這副容貌。

在黑色的髮絲下,一層不染的白色肌膚。雖說是魔女,但……為甚麼會有她依舊沒有【被汙染】掉的感覺呢?

——仔細一看,原來你真的很美麗呀。

腦海中不自覺地這麼想著,但可惜已經疲憊得無法說話了







(5)

醒來的時候是早上,而且躺著的地方是沼澤入口處的草地。

……夢?

海利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左手——完好無損,病斑居然也消失了。

他突入又摸到了一個掛在腰間的東西,黑色的小瓷罐,海利記得自己是沒有這個東西的。

【把裡面的泥巴塗抹在潰爛口,然後用桃木做的小刀將其與潰爛肉塊一起刮下來】

【這是只有你能使用的東西,當將那些不凈物去除之後,就連同罐子一起帶回來給我】

腦海中殘留著女妖的語音,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得趕快回去!”

值得思索的地方實在太多了,但總之救人優先

……

……

“喔……海利醫生,還活著嗎!?”

村長以為海利死在了沼澤之中。

他的語氣聽上去十分驚喜,可是卻沒有持續多久,有更苦惱的事情折磨著他。

“難道出了甚麼意外嗎?”

海利詢問道。

“其實是這樣的……”

海利在沼澤地失蹤了整整一天,而他失蹤的當天晚上,村子裡面出現了異常……或者說,鬧鬼。

人類的枯骨和斷肢和潰爛的身體部分,像是下雨般落在村民的房間裡的床上。已經有好些人,即使沒有生病,也被嚇出疾病了。今天早些時候立刻去向鄰村的巫女阿祠小姐求救,卻得知這附近的村落都出現了一樣的詭異現象。

“那一定是魔女妖怪的把戲吧!”

無論是村長還是村裡人都這麼認為的。

海利問:“那、那些掉落下來的腐爛肢體……”

村長說道:“啊,那些的話,我找了一些不懼怪力亂神的壯年男子收集起來。阿祠小姐說最好全部都堆積起來,一口氣燒掉。”

他帶著海利前往堆積這些不凈的穢物的地方。

被放在裡村子不遠處的空地裡,有那些正值壯年期、被認為不易讓妖魔襲擊的男性們把持著入口。

——肯定是那隻蛇妖的所作所為吧。

路上,可以聽見人們這樣竊竊私語著。

咕嘟,海利吞了一口唾沫,有些緊張地摸了摸綁在腰部小瓷罐。

那些散發著惡臭的東西——斷肢和骸骨。

海利忍著惡臭上前去查看,村長從後面拉了他一把:“醫生,那些可是不凈物……”

“但畢竟也是屍體……總之,先讓我確認一下吧。”

參差不齊的質量,有的已經完全變成骷髏了,有的卻還保持著不同程度的腐爛程度。

村長在一邊說:“或許那個魔女是真的想要殺光人類吧,將這些屍體丟過來,想要將瘟疫進一步擴大。”

“……還是儘早燒掉比較好。”

海利最終就只說了這一句話。

(蛇妖……魔女……)

在腦海中不斷徘徊的隻言片語,唯一能證明的手段就只有一個了。

“村長!”

“啊……是的,海利醫生?”

“剛剛差點忘記說,我在沼澤那裡找到一個好像對這次的瘟疫很有幫助的藥物。讓其他染病的村民過來,我想再確定一下效果。”

他一邊說,一邊挽起了袖子。

那塊原先有著發病前兆的病斑的左臂,現在已經變回了健康的膚色。

完全呆愣住的村長,緊接著過了幾分鐘,海利所暫住的地方已經被村民給擠滿了。









(6)

瘟疫被治好了。

就好像做夢一樣,但事實的發展就是這樣。海利按照女蛇妖的吩咐去做,他將罐子裡面的黑泥塗抹在潰爛口,然後用桃木做成的小刀將其與潰爛處一起掛掉。原本以為,木刀只是小孩子玩的把戲,一點兒鋒利度也沒有。但實際上,與黑泥接觸的潰爛肉塊也變得和黑泥一樣,就如同突然遇熱的肌膚會脫皮那樣,沙沙的就能刮下來了。

海利把這些黑泥和腐肉混合的東西全部送到無人的地方放了一把火燒掉了,它們冒著黑氣散發出令人無法忍受的惡臭,最後變成一團白色的灰燼。

啊,對了。

說起灰燼——之前發生的那個惡性詛咒事件,所有的斷肢和骨頭都被集中起來,一起被火焰燒成了灰。巫女阿祠後來又讓人把這些灰燼收集起來,說是畢竟是詛咒,尚未清楚是否真的將裡面的汙穢清除乾淨。總之先收集起來,放到廟宇裡面,日後用香火供奉起來慢慢清除。

海利用了五天時間,托黑泥的功勞,所有的染病者都差不多痊癒了。他打算再滯留一段時間,等待其餘那些零星的患者上門。

被掛掉的地方裸露出鮮紅色的皮肉,當天晚上就會結痂,而且不會有複發的狀況。

(等治療完畢之後……就要再去一趟沼澤那邊了吧?)

之前承諾過的,海利要過去【陪】她。

“醫生……”

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兩名男子敲門而入,看那模樣是病人。

果然如同海利的所料。

他問道:“是來醫治那個潰爛癥狀嗎?”

“是的……”

其中一名男子看起來是扶著他的同伴而來的隨行者。

患者撩起了衣服露出下腹,在那左側是創口。

“稍微有點癢,不會痛的,很快就好……”

海利熟練地重複那個動作,他把黑泥塗抹在創口上,然後取出桃木的小刀。

一切都如同預料中的順利,直到醫治結束而已。

——已經沒有問題了。

他正想這麼說的時候,背後受到了重擊。對方用手肘的堅硬骨頭部分狠狠地擊打在海利的後脖頸上面,同時他的手上突然傳來被猛烈拉扯的感覺。

“做……甚麼!?你們……!”

被施救者成為了兇手。

雖然海利這麼問著,但他已經明白原因了。這些傢夥,一定是為了他手上的那罐黑泥吧。

天秤的兩邊是恩人與金錢,在這些傢夥看來,後者的價值遠遠超過了背叛恩人的代價,所以他們才會動起貪念吧。

“把東西交出來……!”

他們一個人壓住海利,另一個人試圖用蠻力把掛在海利腰間的罐子扯下來。但按住海利的那個人,他沒有料到醫生的身手也十分矯健——噗嗤,桃木小刀從腰間插入,一直沒入到柄端,恐怕已經將腎臟給擊穿了吧。這把桃木刀,海利特地削得十分銳利。

“嗚啊……”

有一個倒下了,但還有另外一個。

還沒從地面上爬起來的海利,他被第二個人又給踹飛了出去。

“你這個傢夥……!!!”

哢嚓,他從腰間掏出了一個木塊與鐵錠製作而成的東西。那個人的臉上流著冷汗,他應該不想用這個的——這應該是農家人自製的火銃,把火藥和任何堅硬銳利的東西塞進去,就能在近距離造成相當大的傷害。

“把、把那個東西交出來,如果你不想死的話……”

那個罐子的價值看來似乎就連殺人的罪過都能超越了。

就在海利猶豫的時候,突然從不遠處的陰影角落裡面,有東西飛了出來——海利看清楚了,原來是瓷器盤子。好像是村長的吧,他一直很珍惜那個東西,是從東方商人那邊買來的奢侈品。

啪嚓一聲砸在兇手的頭上碎掉了。

“醫生、這邊!快來這邊!!”

是村長,真是千鈞一髮。

海利正要開口,但村長卻更快地對他重複著道:“這裡、快點跑!”

“該死的……!!”

嘭,火銃開火了。

但這時海利和村長都跑遠了,施暴者除了聞到火銃的嗆鼻火藥味之外,沒有別的收穫,他的同伴還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地慘叫著。

海利與村長只能選擇逃跑。

由於瘟疫的關係,這邊的村民甚至不敢吃自己田地裡面種出來的糧食了。他們只得去走長長的路程,到山的另一面,去地主的家裡打散工,藉此換取一天的糧食。

村裡沒有別的人,留下的婦女和小孩更不能指望,要是牽連到別人就是更大的罪過。偏僻的地方——例如,樹林之類的,現在成為了最安全的地帶。

海利下意識地跟著村長,當他喘著氣確定背後沒人追上來後,步伐才漸漸忙了下來。

(這裡是……?)

聞到了異味,海利打了一個噴嚏。

不會錯的,這個味道,是沼澤地的氣味。不知不覺,居然跑到了這個危險的地方。

“海利醫生,剛剛那些人是……”

“啊……大該是為了這個吧。”

能夠治療瘟疫的罐子裡面的黑泥。

“呼……我想也是。”

一樣在喘息的村長,他朝後退了幾步,四處張望。

“這裡……啊,一不小心跑到沼澤外圍了。”

他突然想起了甚麼,對海利問道:

“對了,醫生……雖然現在問有點不合時宜,不過……你的那個東西,究竟是怎麼來的?”

“這個啊……”

海利還記得自己與蛇妖定下的交易。

人類與妖怪——雖然並沒有被要求封口,不過海利覺得保護這個秘密才是最好的選擇。所以,他邊擦汗,邊對村長敘說捏造的故事:

“那個的話,是我在沼澤地深處發現的……我跟著一條巨大的白蛇所發現的,它身上的傷口都被泥巴給治癒,所以才想會不會有用。現在自己身上試了一遍後發現,果然真的有效……”

“啊,原來如此。”

村長說道。

“既然其中沒有怪力亂神之物的攪和,我就放心了。”

“村長……?”

就在海利還未來得及回味這句話內中氣氛的時候,下腰部的劇痛讓他不禁僵在了原地。







(7)

【真是嚇了我一大跳,還以為會被那兩個傢夥先得手……幸好就只是兩個笨蛋而已】

【啊……就是這個吧,能夠治好瘟疫的東西?哼,明明就只是一罐黑泥而已吧?】

【應該能賣個不錯的價錢吧,抱歉啦醫生。真是不幸呢,你是我要乾的最後一票了。反正這個黑泥寶貝是在沼澤裡面找到的,最後你能在這個寶藏地沈眠,也算不虧了嘛……】

【罪名啊……本來還麻煩一點呢,現在乾脆嫁禍給那兩個笨蛋就好了……】

聽到這些話的同時,在因為傷口與失血過多的關係,逐漸邁向昏迷與死亡邊緣的海利正在被兇手背著走進沼澤地的深處。

啪嗒。

他被粗魯的丟進了那黑色的泥潭之中,那些帶著長年積累下來的猛毒順著傷口入侵到體內。比起劇痛,侵襲神經的是更加強烈的麻醉感。

這下死定了。

海利在心裡想著。

他的身體還在做出本能反應。

捂著傷口,踢蹬著腳,只不過都是無濟於事的行為而已。

那個作為兇手的男性面帶嘲笑地看著他,然後離開。

原本,海利以為,自己睡過去之後,就不會再醒來了。但實際上,他卻依舊再次醒來了。就好像睡了個很長的覺,不知道究竟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是夜晚。一個有著額外明亮的月光的夜晚,看似密不透風的樹林,從那被樹葉給疏忽的縫隙處灑落下來的明亮月光。

視線在數秒鐘後變得清晰起來。

印入眼中的身影——“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她說道。

黑色的蛇尾蛇鱗,黑色的長髮。再次見到這頭居住在泥潭中的蛇妖,她一往如既的散發著腐爛的頹廢芳香。

海利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甚麼呀,原來是你……”

這次輪到對方因為他的模樣而吃驚了:

“為甚麼會做出如此的表情?”

“我想,我現在一定已經死掉了吧。”

“……謔?”

“和妖怪做了交易,到最後一定會死掉的。之前活著的時候,我還在想,被偷襲死掉之後該怎麼去找你……幸好又見到你了,我沒有違約。”

“像你這樣的人類還真是少見呢,救了那麼多人,滿足了嗎?”

“別說傻話了,救人哪有甚麼滿足感。”

“既然這樣的話,犯甚麼傻和我這個妖怪做交易,還救了那麼多人不是嗎?”

“醫生會去救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你是傻瓜嗎?”

她的蛇尾卷了起來,把手肘壓在上面托著自己的下巴,瞇著眼睛看向海利。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蛇瞪眼了,一旦被看見就會渾身麻痹無法動彈。

海利情不自禁發了個抖,結果這個動作觸碰到了傷口。

“哇……好痛!!”

他整個人都因為這個痛覺而清醒很多了。

“啊哈哈哈哈!!!”

對方因為見到這個模樣的海利,抱著肚子笑了起來:“你這個傻瓜!居然真的以為自己死了。白癡,死掉的人無論味道還是口感都最差了,我才不吃死人。”

咻的一下,她就突然地衝到海利面前了。

海利猛地眨著眼,並且有些用力地呼吸著。

“我要吃掉你。”她說道,“不過在那之前,你的名字,我還不知道呢。”

“我叫……海利。”

“嗯,知道了。那麼你也記住了……我的名字是、嗯……該叫甚麼好呢?”

“你……沒有名字嗎?”

“名字只是代號而已啦,反正像你們這樣的人類見到我這樣的蛇妖,跑都還來不及呢,恨不得把我的都忘掉吧……”她邊說,邊流露出思考的模樣。

妖怪?起頭,看向這片夜空:

“今晚的月色不錯呢……海利,你喜歡這片月光嗎?”

“啊……是的,真的是十分明亮。”

“嘿,那就決定了……你就稱呼我為【月光】好了。”

她流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這隻盤踞在腐沼的蛇,在那一瞬間,就連海利自己也搞不明白為甚麼他會這麼做——海利伸出了右手,輕輕撩開了遮蓋在她的臉上的黑色髮絲。

這等失禮的行為,但自稱月光的蛇妖卻笑得更加令人著迷。她的氣息和聲音,彷彿都和這沼澤中一切腐臭之物一同發酵到了極致,只不過不同的是,那個濃烈的東西——啊,那究竟是甚麼呢?簡直比世間的所有烈酒都來得芳醇。

月光伸出自己的左手,輕輕撫摸著撩起了她的髮絲的這隻右手。

“對見面沒幾次的女性做出這樣的行為,很失禮喔。”

“抱歉,你的模樣讓我……情不自禁……”

“哼……油腔滑調的男人。”

“……!!”

啾的一聲,她突然伸出另一隻手狠狠地抓在海利的傷口上。

那真的非常痛,海利差點就暈了過去,可是又被劇痛感刺激得清醒過來。就在他張大嘴巴即將慘叫出來的時候,對方卻用更加溫柔的方式堵住了海利的嘴巴。

柔軟的觸感無法用任何形容,口腔也被舌肉和津液充斥著。

(我對你有點兒滿意了,和我稍微玩一玩吧?)

劇痛,還有蜜吻。

在僵持了一段時間後,前者終於漸漸消退了。

勉強用眼角的餘光看,海利發現自己下腹的傷口正在消退。

被腐沼毒素所感染,但現在這個毒素正透過她的手指——這是某種妖術嗎?將毒素從海利的體內,導入到她的體內。漆黑色的紋路浮現在血管上,像毛蟲一樣一直像內部蔓延。

海利立刻一把推開了月光,他的行為甚至有些粗暴。

原本見好的傷勢在此時又流淌出了鮮血。

“你在做甚麼?!”

因為是醫生的關係,所以海利本能的衝過去,這股衝動甚至使他忘記傷口了。

蛇妖吃驚地看著他:“你……?”

“白癡!為甚麼把毒素吸到自己的體內?!把手伸出來,要立刻把毒血放掉……”

他下意識去摸自己的腰包想要取出手術刀,然而摸到的就只有下腰那邊的傷口而已,一片熾熱的血紅,都是海利的傷口血液。

月光在此時又突然大笑了起來。

她笑得很大聲,一邊笑,一邊伸出蛇的尾巴,將海利包裹了起來。

“安啦,蛇怎麼會被毒液放倒呢?”

“但是、你的……身體……你的尾巴……”

蛇的下半身,有著潰爛的傷口。

月光對海利說:

“因為我想成為【神明】,這些都是必須的歷練吶。”

“神……?”







(8)

對蛇妖的故事是如此描述的——她因為嫉妒將龍神拐走的人類,所以詛咒所有人類。

那只是以訛傳訛的故事罷了。

月光對海利說:

“這裡沒有神明。”

“沒有……神?”

“是的,我想成為神,所裡就來到這裡了。這片土地對我說,如果想成為神,那就消除掉死者的怨氣。那個刺了你一刀的男人,他殺了很多人。把屍體拋在了這裡,怨靈無法成佛,所以我在這裡試圖超度它們……只不過沒想到,那個男人實在是個劊子手呢,我超度的亡靈還沒有他殺得多,並且每次多出一名死者,怨氣就加重數百倍呢。”

月光說這些的時候,顯得有些無奈。

她嘆息著,摸著自己的尾巴與頭髮。

“我最自豪的頭髮與尾巴,你知道嗎,我的頭髮與尾巴曾經是和雪的顏色相同的。托這些怨靈的關係,現在全部都變成黑色了呢。”

“既然是這樣的話……為甚麼不去懲戒掉那個人?”

“那樣的話就會暴露我的正體啊——神明正是因為有無法被洞察的神秘面紗所以才神秘,失去了神秘感,人們就會失去信仰。我不能隨意踏入人類的視線吶。啊,對了。你之前說的那個瘟疫,其實根本不是瘟疫,那是因為怨靈的怨念爆滿,為了殺掉那個兇手而做出無差別的詛咒。”

“那麼之前在村子裡面突然出現的屍首也是……”

“沒錯,是怨靈在作怪,想要擴大詛咒。我給你的小罐實際上是用來收集怨氣的,被搶走了也好……嘿嘿,要是那個傢夥知道自己奪走的寶貝實際上是他殺死的人的怨念,那會發生甚麼好事情呢?”

她不懷好意地笑著。

海利被蛇的尾巴緊緊地捆住了,沒法動彈。

“真是的,剛剛居然對我做的那樣粗暴的事情……做得不錯嘛,我對你有點動心了哦,你說該怎~麼~辦~呢?”

“什……?”

身體被推向後面,重重地給按在了樹榦上。

海利驚奇地發現自己的下腹居然不疼了,不知甚麼時候,那邊的傷口已經消失了。

“要是你在做到一半的時候流血喊疼,那樣會很掃興的……話說我也是第一次這樣呢,雖然身體被怨氣給侵蝕成這幅模樣,但我還是有那麼一點兒自信的啦。”

月光脫下了她的外袍。

就與蛇尾一樣,同樣有著潰爛的傷口和黑氣蔓延,但即使這樣也無法掩蓋這具軀體的魅力。

如同濕潤的玉石般。

她的雙手捧起了海利的臉,這一次用更加溫柔的方式來親吻。

“在被我吃掉之前,讓你舒服一下吧。”

蛇尾的尖端十分靈巧地將褲帶撥開、並且把褲子褪下。

半充血的陽具裸露在月光的面前。

“你、做什……麼!?”

女性的酮體,即使是妖怪,也不輸給人類……倒不如說,正是因為妖怪,所以才不輸給人類。

面容,髮絲,肌膚,乳房。

全部都瀰漫著雌性用來吸引雄性的氣味,海利覺得就好像有看不見的絲線提著自己。

性慾的淫魔在內心深處的陰闇角落嘻嘻發笑,她用她的手指操弄男性伸出手。只要伸出手,努力一些,向前伸手,這樣就能摸到了。

“我這副身體,意下如何?”

“你……請你不要當神明了。”

“海利醫生,你在說甚麼傻話啊?”

“不,我是認真的……身體被弄成這副模樣,真的太可惜了。”

“嘿……這句話,我就當做褒獎收下好了。”

她壓了過來,嘴唇輕輕地在海利臉上碰了一下。然後,就這樣向下順著軀體,一邊親吻,一邊俯下了身軀。

寧靜的夜晚,除了軀體挪動撥開了泥沼的粘稠聲之外,還有水液的聲音。親吻與吮吸,濕潤的唾液混入空氣之後發出響亮的聲音,她的鼻翼抽動著,嗅著味道、順著這股味道。

“慢、慢著……!”

“聒噪,安安靜靜的就好了……我難得有個中意的人,就給你特別服務好了。”

啊嗚,一口氣男性的陰莖吞入了口中。

這是她從來都沒有品嘗過得味道,和在海利身上嗅到的氣味一模一樣,但更加強烈。一入口,自己的整個身體就充滿了他的味道,甚至就連呼吸都充斥著這鹹腥味。從口腔到喉嚨,進入到肺,接著又向上順著鼻腔呼出。

正如蛇妖的身上散發讓男性為之著迷的東西一樣,在她的血液裡也流淌著對性慾難以自拔的因子。

啾、啾的。

迫不及待就吮吸起來,長長的舌頭混合唾沫攪動纏繞。

一直到這個東西完全勃起、終於沒辦法被口腔容納下去之後,才慢慢吐出。但蛇的舌卻依舊纏繞在上面,一圈一圈的,沾著淫靡的唾沫與性器的分泌液混合在一起。尖端的紅蕊彷彿在粘液中翻身洗澡的蟲子,扭動起全身,猩紅的舌尖與深紅的性器頂部融合在了一起。

海利沈浸在無法抵擋的快感中,身體顫抖的同時,他漸漸瞇起眼睛。放在月光肩膀上的手,慢慢又轉移到她的面龐上。

“雖然是第一次做……還讓你滿意嗎?”

由於吐著舌頭,所以說話含糊不清。

海利的手,突然變得有些粗魯起來,他按著月光的後腦,向下壓了去。

“咕嗚……!?”

挺直且灼熱的事物又再次沒入了口腔,這次甚至抵著嗓子眼。

然後,她的又被推了開。、

噗啾一聲,留在嘴唇內部的就只有陰莖的頭部了。

“慢……!”

慢著,她想說。

可是緊接著,卻又立刻重複了口腔被填滿的模樣。插入,拔出,再插入,反覆重複,直到不知道口腔被第幾次充滿的時候——咕嚕,她忽然感覺到從那根部傳來的鼓動。咕嘟咕嘟,一直傳達到尖端,緊接著,那灼熱的、粘稠的、大量的東西,無論是否會被接受,全部都一口氣沖了進去。

射精了。

因為這個關係,海利緊緊按著她的腦袋,並且挺起了腰。

月關的臉上露出辛苦的表情,她的喉嚨有些勉強地蠕動著。直到數秒後,海利慢慢鬆開了手的力道,伴隨濕滑的水聲,軟化的性器帶著粘稠濃白的精液和唾液的混合物,一點一點從她的唇中脫出,拉出了晶瑩剔透的絲線。

“咳!”

月光咳嗽了兩聲,慍怒地看著海利。

“你這個傻瓜東西!”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哇!”

她把海利按在牆角。

月光邊舔著嘴巴,邊吞咽著唾液。

“算了……唔,原來如此,精氣的味道就是這個囉。”

絲絲的聲音,從她的身上冒出了熱氣。

冰冷的肌膚,也變得和人類一樣有了溫度。

喘著氣的海利,他感覺自己正像被狩獵的獵物一樣,被蛇妖緊緊地束縛住了。

逃不掉了。

“直到榨乾為止,我就一直讓你舒服下去吧……都做到這種程度了,在最後即使被我吃掉也毫無怨念了吧?”

說到這裡的同時,月光突然發出一聲輕輕的哼聲,她緊鎖眉宇,好像在忍耐著甚麼。

緊接著,腰一沈,他們兩人一同發出了吸氣的呻吟。







(9)

早上了。

海利就和第一次從沼澤地裡離開的那樣——是她做的嗎?

躺在草地上的海利,還沒有死掉。

這裡是沼澤地的入口處。

這一次,身上沒有多出甚麼,也沒有少掉甚麼,腦海中也沒有月光留下來的語言。

就和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不對,那絕對是真的……)

他爬了起來,幾乎毫不猶豫的跑進了沼澤地。

“月光、喂!月光!你在嗎?”

得到這個結局,海利理所當然有很多話需要詢問。

不能就這麼結束掉。

然而,沼澤地好像在拒絕他一樣,無論海利往哪裡走,最後出現在面前的依舊是入口的景象。

不知嘗試了多久之後,海利只能帶著失望回去了。

********************************************************************

所有人都很驚訝海利的回來,他們以為村長把海利殺死拋入沼澤地了。那邊是魔物的地帶,無人敢去給他收屍。

“村長他……最後怎麼樣了?”

“他啊……”

巫女阿祠小姐似乎不願意回憶那段記憶。

村長回去的當天晚上,所有人都聽見了怨靈的咆哮聲。他被吃得只剩下骨架了,阿祠想要去驅散那些怨靈,但是當她向土地的神明發出請求時卻被告知,這是理所應當的復仇,不應該被打擾的。

在那些怨靈的咆哮的隻言片語中就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然後,他們看見了被村長拿著的那個瓷罐,所有人都想到了海利。

以為海利遭遇不測了。

最後阿祠小姐告訴海利:

“我本來想回收那個小罐的,不過它最後自己變成粉末消散了……對了,海利醫生,你最後是怎麼活下來的?”

“這個啊……”

海利摸了摸自己的下腹,他說道:

“我要是說我被妖怪救了一命……你信不信?”











(10)

海利在這邊定居了下來,他不打算離開了。

他在沼澤地附近搭建了一個木屋,儘管很多人都勸海利不要在這麼危險的地方住下來,但他沒有改變想法。

“我想沒人比我更熟悉這個沼澤了,在裡面能採到很多年份絕佳的藥材。”

以這個理由,定居在那兒。

有人求醫的時候就給予救治,沒有人時就獨自一人在院子裡面擺弄著那些藥草。

從春天到夏天,從夏天到秋天,從秋天到冬天,再從冬天到春天。

反覆循環了……究竟循環了幾次呢?

但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在這最後一次冬天,外出就診的海利回來時已經是晚上了。

“真冷啊……”

說話呵著白氣,踩著雪發出哢滋哢滋的聲音。

海利在他的家門口看見了一個人。

“你是……病人嗎?”

當他這麼問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那不是病人。

因為她看上去氣色很好。

她問:“外面有點冷呢,我能進去坐坐嗎?”

海利反問她:“我可是等你很久了……你都去做甚麼了?”

“抱歉讓你等那麼久,因為……想讓你看看我的本來面貌。”她說到這時,有些不甘心地摸著自己的頭髮,“我本來想等頭髮的色彩也恢復原狀之後再來找你的……但是我等不及了。”

白蛇,這種妖怪,應該是有著白色的鱗片、白色的肌膚、白色的髮絲。

但是月光的頭髮卻依舊是黑色的。

難道是毒素和怨氣還沒有消散的緣故嗎?

海利對她說:

“不,無論你是何種模樣,那都已經不重要了。回來就好……歡迎回來。”



“是的,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