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操一草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OL恥辱調教

OL恥辱調教
发布时间:2019-06-20 10:19:54   浏览次数:466

第一章 惡夢的初臨



  作為一名著名大學畢業的碩士,再加上我的身段及美貌,每次都讓我成為大

眾艷羨的對象,也令我擁有高傲及倔強的缺點,也令我墮進了永遠的黑暗了中



  我叫張美嫻,是香港一所大公司的營業經理之一,素有「冰山美人」之稱,

同時也是公司中的TOP10 營業員,我手下有十多名營業員,都是公司中的

精英,其中李淑如更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小學及中學同學,我們幾乎無所不

談,雖然她才幹不是出眾,有時不夠營業額,但我總是幫助她。



  小如不算是美女,但上圍卻十分厲害,足有36E 杯罩,比起我的34D

還要大。



  不過,我想不到最親密的朋友,竟是害我最苦的背叛者。



  上星期開始,公司把董事長的兒子朱然偉調到我的一組,他又胖又高大,看

見已很惹人討厭,而且常性騷擾女組員,還常偷看女同事的走光,不少人說他來

當營業員只是試驗,快會當高層。



  我曾經幾次暗示過他不要這樣做,他不理,今天我忍不住在眾人面前罵了他

,他悻悻然離開,大家都很害怕他會向父親打小報告。



  我起初還以為我為公司賺了這麼多錢,不會對我怎樣,怎知第三天,我便接

到通知升我為助理總營業主任,這是明昇暗降的職位,我沒有了自己的營業組,

只做一些文件上的工作,這代表著我在公司中失勢了。



  我的客戶也流失了給其他營業員,我一無所有。



  有一點奇怪的是,表現平平的小如竟然升任我的位置,不過我仍替她慶祝一

番,在慶祝我和她升遷的宴會上,她穿了一件低胸晚裝,身材呼之欲出;我不欲

和她爭艷,我挑了一件黑色的晚裝,不過實在各勝擅長,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我一向對男生很冷漠,甚至有人猜我是同性戀,不像小如一樣,常與男生談

笑風生。



  我坐在一角在喝悶酒,這時我以前的舊下屬王雯雪(Ada)及潘小婷(K

aren)走過來,我知道她們最近的營業額大升了許多,我和她們聊了一會,

恭喜她們,但她們眼神卻告訴我,她們不開心。



  我突然發現,她們的衣著比以前性感了許多,連已為人妻,平時衣著保守的

王雯雪,也穿起露背裝及高叉裙來;潘小婷更穿了超低v晚裝,露出了整個乳溝





  我還取笑她們,她們只微微一笑,笑容中帶了苦澀。



  小如在整個晚宴上像穿花蝴蝶,也難怪的,在升職半個月內,組的營業額升

了三十巴仙,她也取代了我的top10位置。



  我無聊地四處走著,突然,我看到王雯雪挨著朱然偉那個死胖子進了升降機

,升降機停在十樓,我坐另一升降機到十樓,我在走廊中徘徊,聽到在1015

室中有很大聲的呻吟聲音,未有性愛的我聽到面也紅了,我直覺覺得那是雯雪的

聲音。



  雯雪一向都溫柔嫻淑,而且是有夫之婦,怎會和那朱然偉有染?我忍不住拍

門,不一會,朱然偉裸了上身,下身圍住白色毛巾開門,他一看到我,也呆著了





  我不顧一切的衝了進房,一看之下,我看了難以置信的可怕情境……







第二章 淩辱人妻



  那一幕,我足足害怕了三天。



  王雯雪當時是全裸的,跪在床上,她的手腳全被綁著,乳房被麻繩圍了一圈

,把乳房都擠得大了一倍;而麻繩把下體的陰唇都分開,麻繩就在陰唇之間;另

外,她的咀被一個紅色的膠球塞住,閉口不得,我見到口水在她的咀角中流在乳

房上。



  她給我的感覺不像是一個人,像一頭等待被淩辱宰殺的母豬。



  我呆呆地站在房中,冷不防朱然偉在我身後,從後抱住我的腰,把我舉起,

我大聲呼叫及大力掙紮,她用繩把我綑綁起來,用王雯雪的內褲塞著我的咀,我

感到很噁心及驚恐。



  他走到床邊,撥開了王雯雪屁眼中的麻繩,他除下毛巾,天啊!我第一次親

眼看到男人的陽具,他的陽具足足有八吋長,很粗大,而且四周佈滿了青筋,龜

頭呈大大的冬菇形,可怕極了!我不禁閉起眼,但我聽到一聲慘叫,我一看,只

見那根粗大的陽具竟插進了王雯雪細小的屁眼中,不可思議。



  我以前也聽過肛交這回事,不過現在竟親眼目睹。



  朱偉然的巨大陽具抵住了屁眼口,慢慢的鑽入去,我看見王雯雪的面頰不停

地跳痛,突然一聲大喝,朱然偉身子一挺,巨大陽具插了一半,開始用力抽插,

王雯雪的樣子痛苦極了,不過她的咀被塞住,只能發出呻吟聲,但她的咀角大量

流出口水來;真的難以想像如此細小的菊門竟然容納這麼巨大的陽具。



  我一邊哭一邊又忍不住要看,朱然偉抽插了半小時後,全身一震,拔出了陽

具;其實當時王雯雪已差不多痛昏了,雙目無神,呆呆地流著口水;我看到王雯

雪的屁眼,我簡直想立刻嘔出來,那已不再是一個屁眼,而是一個黑色的洞穴,

洞穴中流出大量的紅色的血及白色的精液,肌肉翻了出來,可怕極了!



  朱然偉解開了王雯雪的繩子,把她推進了浴室,他望著我,陰森森地笑了一

笑,他躺在床上,竟然在自瀆起來。



  我合著眼,不想看這醜惡的情境。



  過了一會,我張開眼,朱然偉及王雯雪都穿好衣服了,朱然偉解開我的繩子

及拿走了我口中的內褲,我不禁大哭出來,我立刻跑到洗手間中,我把臉浸在洗

手盤中,我不停哭,我感到屈辱,而且更多的震驚及噁心。



  當我鎮定下來,回到宴會廳時,晚會已接近尾聲。



  我看見朱然偉若小如在談天,看他的神情好像若無其事似的。



  我又看到王雯雪和潘小婷坐在一邊聊天,表情也沒有甚麼特別,不過我看到

她的小腿有點顫抖,看來她屁眼應該很痛很痛。



  為甚麼?發生甚麼事?為甚麼一向保守、溫柔斯文的人妻雯雪會做這樣可恥

又可怕的事?







第三章 快樂背後的陰謀



  今晚剛好是星期五,我睡不著,腦海中總是出現那些可怕的片段。



  想到這裏,我突然想如果這些事降臨到我身上,我會怎樣?被男人肛交?我

立刻搖頭,想驅去這種可怖的想法。



  但我實在不明白,不明白為甚麼王雯雪會做這種事,我想打電話給她,但又

不敢。



  我想報警,但又不知要告他們甚麼?到了星期一,我回到公司,才知道總營

業經理已換了人。



  我回到辦公室,我才發現我的房間已被拆掉了,我的辦公桌被移到男廁的附

近,我竟然連一個文員也不如。



  我怒氣沖沖去找新的總營業經理,我不理秘書的阻止,衝入了辦公室,我看

到那人,我呆了。



  那位新營業經理,竟然是朱然偉。



  我看著他,腦上又浮現起上星期五的片段。



  我怒氣沖沖的罵他上次為甚麼要綁起我,我問他為甚麼要這種對待王雯雪,

我問他為甚麼要把我的座位搬了。



  他看著我怒氣難平,沒有回答,只看著我不停起伏的胸口。



  朱然偉慢慢地說:「王雯雪只是一件玩具,插她的屁股有甚麼奇怪了?你就

不同,我會慢慢調教及品嚐」。



  「調教」 、「品嚐」?



  這些字眼我其實也不太明白,但感到總是可恥的說話。



  我拿著放在桌上的一杯茶撥向他,他的臉都被我淋濕了。



  他沒有生氣,他淫笑說:「嘿嘿,我會用精液射到你的面上,嘿嘿」。



  我怒及羞得快要失控了,我哭著衝了進女洗手間,大家都用奇異的目光望著

我。



  我在女洗手間不停地哭及嘔,我感到好噁心,我不明白為甚麼我的處境會這

麼糟,我怎樣再和這人一起工作。



  我又不能辭職,我現在的收入已減少了許多,我還有樓宇要按揭供款,股票

又失利,我經濟正陷於困難,加上我是家中經濟支柱,我不能失業。



  我只好回到辦公室,坐在辦公桌上,我眼也紅了。



  我這麼有名有地位的營業員,現在竟然要坐在大辦公室內,還要在男洗手間

外,每天男同事來來往往,都望著我。



  那個朱然偉幾乎每天都當眾大罵我一頓,我一點尊嚴也沒有,但我沒有哭,

只是用倔強的表情望住他。



  不過總是很現實的,現在我的已沒有了半點權勢,以往奉承我、害怕我的人

都對我有不同的態度,現在連一個文員也可呼喝我了,除了小如,她現在已是營

業部的紅人,但她仍對我不離不棄,仍然十分尊重我。



  這天,她邀我到她家去試衣服及胸罩。



  她的新居挺大,她現在的環境就像三年前的我一樣,我不勝感概。



  進了她的房間,她二話不說,就把衣服脫了下來,我才第一次看到36E 

巨乳的魅力,難怪不少男生都被她吸引著。



  她拿出很多胸罩出來,邀我一起來試。



  我說:「呵呵,小如,你這麼大,我怎能用你的胸罩啊」。



  其實我的胸有34D,算是極好的身材,不過比起小如的巨乳,就明顯輸了

一籌。



  小如笑嘻嘻地拉了我過來,硬要看我的胸,我反對了一會,終於屈服了,我

被她半推半就地脫去了衣服,她還要來脫我的胸罩,我拒絕了她。



  她反而自已脫了起來,我看見她巨乳的全豹了,她的乳暈很大,乳頭也比一

般女生大,像一個大木瓜一樣,我覺得有點像日本的AV女郎,有點CHEAP

的感覺。



  我有點尷尬,但看見她沒有機心的樣子,我反倒覺得自己不應這樣想。



  她不停地在試胸罩,還問我好不好看,漸漸我也沒有顧忌了,她也把我的胸

罩脫下了,我自十一歲後第一次裸露人前,雖然是同性,但也有點感到面紅耳赤





  突然,她伸手過來我的胸前摸了一把,我嚇了一驚,我要打她,她和我摟成

一團,我們在說說笑笑,我感到像回到童年時候,我對她完全沒有戒心。



  她知道我還是處女,還不停地取笑我。



  她說要看看我的美態,她要我擺一些POST,有時雙手夾胸,有時摸著自

己的胸,有時爬在床上,我覺得這些POST 不太好,但一向矜持的我今晚有

點放肆了,她說很好看,說我可以拍寫真,我連忙推說不好。



  我們就這樣快樂地過了一個晚上,小如的開朗熱情,令我的最近的不快盡消







第四章 第一次恥辱



  我在公司中無聊地過了大半個月,每天都是做一些瑣碎不過的事,還是每天

被朱然偉罵幾遍。



  最可怕的事,王雯雪經常都過來,還走進他的房中,然後傳出呻吟聲,大家

都聽得很清楚,起初大家感到尷尬,不久,大家都好像習慣了。



  自從那次之後,我都沒有再和王雯雪說話。



  奇怪的是朱然偉這幾天都淫笑地望著我的胸部,似乎不懷好意。



  這天,小如哭著對我說,她發現她的家被人偷拍了。



  我吃一驚,那上次我們試胸圍的裸體情況,豈不是有可能被人拍下了,我不

敢想像。



  不久,這個可能性變成實在了。



  我好擔心我會被人拍下裸照,身為一個處女,被男人看到裸體是我不可接受

的事,加上我的父母雖不是富有,但卻總算書香世代,我的弟妹也讀名校,如果

我真的被人拍下了裸照,又公開了,對他們也有影響。



  我幾天都輾轉反側,睡得不太安寧,昨晚我還做了一個怪夢……在夢中,我

在一間空洞的房間中,我全裸地爬在地上,屁股向上,好像等待著甚麼似的,這

個姿勢令我十分羞恥。



  突然,一隻手指向我的屁股移過來,在我的肛門輕輕刺了一下,我吃痛;接

著,一雙手把我的屁股分開,一根巨大的陽具向我的屁股移過來,我大叫,但沒

有用,我的身好像不能再動了,那間陽具猛力向前衝,直插入我的屁股中。



  我在睡夢中驚醒過來,我嚇得全身冒汗,我為甚麼會造這樣的夢?而更可怕

的是,那根陽具竟和朱然偉的十分相似,那麼粗大,那麼可佈。



  我忍不著不斷哭著,全身顫抖,我感到極度的驚恐。



  這天,我終於遲到了半小時才回到公司。



  身為一個助理營業經理,但我卻要向朱然偉的秘書報到。



  忘了說他的秘書,他的秘書林詩宜是個具有古典味道的高挑美人,差不多有

歌星陳慧琳這樣的高度,樣貌卻和趙薇有七分相似。



  我相信以朱然偉的急色的性格,這位美女一定都難以幸免了。



  朱然偉叫了我進了他的辦公室,我知道今天一定會挨罵了,我站在他的辦公

桌面前,他把雙腿分開放在辦公桌上,十分粗魯。



  而且看到他的褲內有一根東西突了出來,我想起昨晚的夢及那根醜惡的陽具

,我感到有點汗在背部流下。



  他在看一些東西,我不知他看甚麼,我站在這裡等他,他一邊看著那些東西

,一邊肆無忌憚地看我的胸,我又憤怒又尷尬。



  「朱生,如果沒有甚麼吩咐,我先出去了。」



  「等等!」



  「甚麼事?」



  他走過來,我不禁退後一步。



  我已算是高挑的美女,足有170CM,但他是巨人,還比我高出一個頭。



  他淫笑著問我:「你被多少男人幹過?」



  「你說甚麼?」



  (我極度震驚及羞恥)「你不要對我說你是處女?你的樣子這麼淫,怎會是

處女。」



  「你…你」



  (我已憤怒得不懂說話)我感到又憤怒又羞辱,我打了他一記耳光,轉身欲

走,他突然說:「你的乳頭這麼紅,難道真的是處女?你的乳型很好啊,左乳側

還有可愛的痣,真可愛。」



  我晴天霹靂,他,他怎知道我的左乳側有一粒可愛的痣?「你說……說甚麼

?」



  (我忍著被他嘲弄,一定要問過清楚)他又坐了下來,不理我。



  我又急又羞,哭了。



  他說:「你那白色的花邊胸罩是甚麼品牌?你那吉蒂貓小內褲是那裡買的?





  我像墮進了深淵,我那天在小如家就是穿了白色花邊胸罩,而我二十六歲還

愛穿吉蒂貓小內褲的秘密更只有小如知道。



  「你……你你…」



  他把十多張照片拋在桌上,天啊!全是我的裸照,就是那天在小如家時的姿

勢。



  有些是我穿內衣褲的,有些更是裸了上身,夾著乳房,爬在地上的都有。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恥,為甚麼會被人拍了裸照?為甚麼會在朱然偉手上?

我一想到他不知看了我的乳房多少遍,我就羞得想立刻死掉了。





第五章 屈服與裸露



  我感到十分羞恥,我想不到第一個看我裸體的男人竟然是這個讓我最討厭的

人。



  我瘋狂地把照片撕破了,我不斷撕,把照片撕得沒法再辨認相人的圖像了。



  不過我知道他還有底片,我不知怎樣做,我下意識雙手掩著胸,我感到我現

在好像裸露一樣,他的眼神好像直透我的衣服內,喵準我的乳頭。



  「鳴鳴,你這禽獸,你快交回底片給我,否則……我報警。」



  「哈哈,你告我甚麼?照片是我在街上拾到的,好吧,你去報警,讓大家都

看到你的裸照。」



  我是完全處於下風,一向冷靜機智的我在他的面前,像一頭等待被宰殺的羊





  我坐在他的對面,我不停地哭,我不能走,也不想再在他的面前被他不停視

姦我的胸部。



  他突然把電腦屏幕轉過來我的一邊,屏幕上的牆紙都是我的裸照,我大力把

屏幕推倒在地上。



  他哈哈大笑,我衝上去想捏死他,他捉住我的手,他好大力,把我按在他的

辦公桌上。



  他打了我幾記耳光,我呆了,他哈哈大笑,我跌在地上,跪倒在地上哭著,

他站在我面前,遮住了燈光,我處身於黑暗當中,無法走出來了。



  對,我是處身於黑暗當中,再也無法走出來了。



  我鎮定一些,他又坐在椅上,我走到他的面前,我只好收歛心神。



  「你要怎樣才可交回底片及毀掉所有照片。」



  「那看你會否識趣。」



  「我……我不會和你做……那些事的。」



  「嘿嘿,我也知你不會,你只要聽我的說話,我不會摸你或幹你,好不好。





  我知道不會是甚麼好的事,但我不可以選擇了。



  他拿出了底片,放在桌上。



  他突然用手拿著我的裙,揭了起來,我感到極羞,想立刻反抗,但他拍一拍

底片,我又只好停了手,不反抗。



  我想不到我會被這個人羞恥到這樣。



  「你要聽話,才可拿回底片,否則我把它製成VCD,你就會像璩美鳳一樣

。」



  「鳴鳴……不要。」



  「你放心,我不會踫你或摸你,但你要聽我的說話,我只是要看看。」



  「怎…怎可以,這麼羞恥。」



  「你想給我一個人看,還是給幾百萬人看?」



  我只好屈服,一向倔強的我終於徹底屈服了,我知道我要拋棄尊嚴,才可拿

回照片。



  他揭高我的裙,我的內褲被他看到了。



  我抬高頭,眼淚不斷流下。



  你要我坐在辦公桌上,對住他;我感到自己像他的玩具,我從來都沒這樣失

去尊嚴。



  他要我脫去裙,我哀求不要,他說未看過我的下面,只要滿足了他,就可放

我走及拿回照片。



  我不明白那時我怎會答應他,我的心好亂。



  我終於脫去了裙,我下身只剩吉蒂貓內褲,他要我張開腿,我把腿張開,我

的內褲完全在他的面前,他望住我的大腿內側,我看到我有一兩條陰毛從內褲邊

走了出來,羞恥極了。



  他要我脫光上身,我不答應,他笑道:「又不是沒有看過,你放心,我只是

看看,不會摸的,被我一個人看總比給幾百萬人看好吧」。



  他又擊中我心中的死穴了,對,我的裸照不能公開。



  我咬一咬牙,把外套、恤衫,甚至胸罩都脫光了,我全身只剩一條內褲。



  我引以為傲的乳房展露在他的面前,我十分羞恥及驚恐,我的乳頭微微的顫

動,幾滴汗流在乳房上。



  辦公室其實有點冷,不過我在驚恐及羞辱之下,反而感到很熱。



  「看夠了沒有?」



  (我羞恥地問)「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便放你走。」



  「鳴……好」



  我掩住自己的臉,不敢面對他。



  我羞恥得全身顫抖,乳房在輕微晃動。



  「你第一次性交是甚麼時候?」



  「我……我沒有試過性交。」



  「不相信,你的樣子這麼淫賤,怎會沒有試過性交?」



  「沒有,鳴鳴,真的沒有,別問了。」



  「有沒有自慰。」



  「我……我有…鳴鳴 有試過。」



  「嘿嘿,果然是淫娃」



  「好,現在我要証實你說的是真話,快脫下內褲,張開腿,在我面前自慰。





  我驚得呆了,怎可以,我全身疆硬,我真的不可以接受,怎能夠把自己女人

最神秘的地方展示在這麼男人面前,還要自慰?我現算是甚麼?我在甚麼地方?

我看著自己半裸的身體及羞恥的姿勢,我突然感到對自己很陌生。





第六章 全裸與淩辱





  「快點脫下內褲,我要檢查你是不是處女。」



  「不要,不要,鳴鳴。」



  「你不脫,我來脫你的。



  你可以大叫,令所有人進來看看你的裸體,又或者現在裸露地跑出去」。



  (他把我的衣服都拿在手上,所有事都好像被他算盡了)我絕望了,我現在

進退兩難,我的雙手拉住內褲邊,我沒有勇氣脫下來,但我不知道我還有甚麼選

擇。



  終於我脫了下來,我露出了陰毛的三角位置,再脫到膝頭上,再脫了下來,

他把我的內褲搶了過來,我全裸了。



  我立刻合上雙腿,大力地緊緊地夾實。



  他哈哈大笑:「甚麼冰山美人,甚麼公司第一美人,平時裝高傲,又不是始

終給我看全相。



  賤雞,快張開雙腿,給我檢查,否則你現在這樣走出去」。



  我聽了他的說話,我感到我作為一個人,一個女人的尊嚴已經沒有一絲一毫

剩下了。



  我張開腿,我的陰唇及所有陰毛都被他看到了。



  他看著我的陰部,我羞恥極了,我想立刻就死掉。



  他看了五分鐘,我張開腿,我腦中空白一片,只有羞恥兩個字出現,五分鐘

就好像五年這麼長。



  跟住,他要我自己用手拉開自己的陰唇,如果我不拉便他來拉,我只好忍受

著極度羞恥,反開自己的陰唇,露出了陰道。



  他拿出一個電筒,對住我的陰部照下去,我感到我像一頭實驗室中的小動物

,被人不停地觀察,沒有了半點私隱。



  他又拿出一個膠鉗子,輕輕伸入我的陰道,像鉗住一些東西,我突然全身一

震,一鼓暖流像從陰部中流遍全身,多怪異的感覺,這是高潮嗎,我很少自慰,

有的只是隨便輕撫自己及摸摸陰道,間中有少許感覺,但都沒有這時的情況。



  他哈哈大笑,他把鉗子拿了出來,給我看,我看到鉗子上帶有很多半透明的

液體,這是我的分泌?他說:「你果然是一個淫娃,天生做奴隸的材料,處女也

這麼大反應,我剛才只是輕輕鉗一鉗你的陰核,你已這麼多淫水,嘿嘿,你放心

,將來我會好好調教你的,你將會是我最好最優秀的母狗性奴」。



  我的腿不斷發抖,母狗?性奴?我會做母狗及性奴?他說:「好吧,現在証

實你是處女了,現在表演自慰吧。」



  我已不懂反抗,我沒有表情地開始搓弄著自己的乳頭,另一隻手開始挖弄著

自己的陰道,過了一會,我開始呻吟著。



  「丫丫,丫丫呀丫呀,嗯,丫丫丫呀。」



  他也脫去了褲子,露出那根大陽具,不停地自瀆著。



  我們就在這間房中,不停地自慰著。



  我已自慰完了,他還在自瀆,他把我拉到地上,跪在他的跨下,我的臉對住

他的可佈的陽具。



  突然,一股白色的液體向我迎面射來,我的眼中立刻被白色的濃濃的糊狀東

西蓋住了,我的咀唇、面、鼻孔,頭髮都佈滿了這些東西,這是精液、男人的精

液、白色的精液。





第七章 崩潰 脫衣舞孃(上)



  我失魂落魄的拿了照片,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我的臉上仍帶有少許精液,大家都看著我,陰陰地訕笑。



  我衝進了洗手間,不斷洗臉,即使洗掉了精液,也洗不了我的恥辱。



  回到辦公室,本來竊竊私語的同事們立刻停口,我知他們在說我,以為我已

被朱然偉幹掉了,朱然偉真的沒有摸我,也沒有強姦我,但我感到已沒有甚麼分

別。



  我把照片收到手袋中,我整天都拿著手袋,呆呆地坐著,沒有吃飯,也沒有

再說話。



  中午,我如廁時,聽到女同事們說。



  「那個甚麼冰山美人,平時裝高傲,又不是被主人玩。」



  「嘿,我看她一定被主人插到死去活來,不知有沒有插她的肛門?」



  「那臭貨,有機會我們要好好教一教她」



  「主人昨天用要我舔他的腳趾,我第一次做種事,真是嘔心。



  還要替李淑如那賤女人喝尿,真可惡。」



  「不要再亂說,誰教我們只是三級奴隸,小心隔牆有耳」。



  我感到極度震驚,一方面我知道自己的聲譽及清白名聲已嚴重受損,另一方

面她們說甚麼「主人」、「奴隸」,難道她們都是朱然偉的甚麼奴隸?為甚麼又

會說喝小如的尿? 真可怕,我隱隱覺得比今早悲慘十倍的事將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想去找小如問清楚這件事,但她原來去了美國公幹了。



  到了第二天,我回到公司,一早便給朱然偉叫了進房,同事們似笑非笑的望

著我,我知道他們在想甚麼,我感到很恥辱。



  「朱先……生,有甚麼……吩咐。」



  「沒有甚麼,只是想問你,昨天下體有沒有痕癢,要不要我幫幫你。」



  「你……你別再羞辱我了,夠了,已玩夠了。」



  「好了,我們來談談一樁生意。」



  我現在在他面前,好像已沒有了任何能力反抗,我甚麼都被他看過了,連我

身體上最重要的地方都被他檢查過了,我的自信及自我形象變得很低,十多年來

的自信和高傲在他面前都好像不斷流逝著。



  他要我坐在沙發上,我知他不懷好意,但我提不起勇氣拒絕,我漸漸從內心

中開始害怕及服從他。



  他說:「如果你願意現在脫光衣服,在我面前剃掉陰毛,我就給你十萬元,

好不好?」



  我打了他一記耳光,他捉住我的手,把我拋在沙發上。



  我在哭,我不知道為甚麼我會弄至這樣,不停地被他羞辱。



  他拿了電視機的搖控器,開啟了電視,我一看電視,我不禁驚叫了一聲,我

幾乎昏倒了。



  我再一次墮入了無法自拔的地獄。



  畫面上是我昨天的裸體及自慰片段,我是那麼醜惡、那麼羞恥、我的臉佈滿

精液的情況,都一一呈現出來。



  我把VCD 拿了出來,立刻截斷了它,我扯著他的衣服。



  「你……你這惡魔,你甚麼時候放了攝錄機?你究竟想怎樣,你想玩死我嗎

?鳴鳴,我和你又沒有仇,鳴鳴鳴。」



  我崩潰了,我頹然坐在地上,我只懂哭。



  他好像很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髮,說到:「不要哭,只要你聽話,我不會把

VCD 給人看的,先脫吧。」



  我除了服從,還有甚麼可以做?我默默地脫衣服,這次他架好了四部攝錄機

放在我的四周,我已沒有所謂,我的意志已崩潰,我開始自暴自棄。



  他要我慢慢在鏡頭下脫衣服,我知道我已成為了他的玩物,我明白如果我聽

話,他還會收起來自己玩,如果我不聽話,你會把VCD 流傳在外。





  我像脫衣舞女郎一樣,慢慢地脫下衣服。



  我把外套首先脫下來,然後再把恤衫脫了,露出了淺綠色的胸罩。



  他的眼光落在我深深的乳溝上,他要我彎下身來,把胸圍下的V字乳溝攝到

錄影機上。



  我然後脫下了裙子,我那天穿了襪褲,我正要脫下時,他制止了我,要我先

脫胸罩。



  我把胸罩的帶子脫了下來,露出了大半個乳房,他拿著相機不斷拍照,他故

意要我慢慢脫,拍出各種羞恥的姿勢。



  最後,我的胸罩脫了,再度向他展示乳房。





第八章 崩潰 脫衣舞孃(下)





  他要我坐在茶幾上,張開腿,我感到極羞恥,我感到自己很下賤,但我已沒

有再有任何反抗,我像機械人一樣聽他指揮。



  我的雙腿呈V字型,雙手向後按,我的頭抬起來,他要我發出呻吟聲音。



  我只好不停地發出呻吟聲音,我知他想盡量令我裝出淫賤的鏡頭,但我已不

懂再有任何反對。



  這時,他用手把我的襪褲中間拉開了一個大洞,再用剪刀把我的內褲中間剪

破了,我的陰唇在襪褲中間露了出來,還有一大撮陰毛,這種姿勢甚至比脫光了

更靡爛下賤。



  「你看看你自己幾賤,母狗!」



  我真的有點感到自己像一頭母狗,我已不配做一個女人,我變成了他的一件

寵物。



  我就用這種姿勢保持了三分鐘,他看夠了,要我把所有東西都脫了,我全裸

了,他給了我一柄剃刀及剃鬚膚,我張開腿,露出了我十分濃密的陰毛。



  我把剃鬚膚塗在陰毛上,我根本不太懂,只好小心奕奕地把陰毛剃著,他喝

著紅酒,笑吟吟地欣賞著這個淫亂不堪的畫面。



  不一會,我把陰毛大部份都剃掉了。



  他突然拿起剩餘的紅酒潑在我的陰部,把剃鬚膚沖掉了。



  我的陰毛現在十分零落,還有不少還未剃掉,特別是接近陰唇的一些,我都

不敢去剃。



  他哈哈大笑,說:「你這個白虎,就像一雙白切雞一樣,但仍有不少雜毛,

要不要我幫你,你看你現在多難看。」



  我沒有說話,他用手板開我的腿,一手把我的左邊陰唇撥向右邊,我全身一

震,我第一次被男人接觸我的重要部位,我知道我終於會落入他的手上。



  我感到十分痛苦,但我已不能再回到以前,我知道我再不是以前的張美嫻,

這是「性奴」



  二字在我腦中浮現,難道我真的會成為他的性奴隸?他把我的陰唇撥開,用

小剪刀慢慢把我的看剪掉;然後再撥開右邊那片陰唇,又剪得乾乾淨淨,最後,

那把我的雙腿舉高,再分開雙腿,使我的屁股高高暴露在空氣中,都被攝進鏡頭





  他在屁股隙在摸了一把,再用小剪刀慢慢把毛也剪掉,他用紅酒把我的陰部

及屁股慢慢沖洗著,我的下體都被他摸遍了,我感到很恥辱但也有點舒適。



  他露出滿意的神情,他叫我站在他的面前,我全裸地站立在他的面前。



  他仔細地欣賞,我神情木然。



  他一手捏著我的乳房,這是我第一次被男人摸乳房,我有點吃痛,他不停地

摸,然後他另一隻手開始摸著我沒有毛的三角地帶,最後他的手指插入我的陰道

中。



  我開始有點興奮,我的最神秘地方被這可惡的男人侵入,我為我的興奮感到

極度的罪惡。



  他弄了差不多十分鐘,我身子好軟,最後,我躺在茶幾上,他不斷按摩著我

的陰核,又用力捏著我的乳頭,我不停地呻吟及擺動身子。



  我的呻吟聲好大,我想外面的人一定聽到了,但我已沒有時間再想這麼多,

在我心中,我都是被迫的,並不是自願的,這是我心目中最後的尊嚴。



  他的手指佈滿了我的淫水,他把淫水塗在我的乳頭上,我輕輕地呼叫了一聲





  我敢到全身發軟,幾乎不能站立。



  他要我爬在茶幾上,抬高屁股,把菊門及垂下的陰唇都攝入鏡頭中,他用手

指在我的菊門摸了一摸,我有點異樣的感覺。



  最後,我站在辦公桌上跳舞給他看,我不停地跳舞,我也算是跳舞高手,我

的乳房不停地跳動,上下左右地擺動,我看他展露了詭異的笑容。



  足足被他玩了二小時,我離開了辦公室,我手上拿著十萬元支票,這十萬元

給我更大的恥辱,我是一名妓女嗎?為甚麼給我錢?同事們都展露了又鄙視又色

迷迷的眼光打量著我,我只好低下頭,默默地走進了女廁。



第九章 惡魔的陽具





  我晚上都睡不著,我腦中不斷浮現著早上的片段,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這

幾天像造夢一樣,我真希望快點睡著,明早醒來自己仍是以前高傲獨立堅強的張

美嫻,而不是現在軟弱無助、任人魚肉玩弄的性玩具。



  最終,我整夜失眠,我回到辦公室中,當然立刻又被召到朱然偉辦公室中。



  我走到他的辦公室,他對我只說了一個單字:「脫!」



  我便不由自主地服從,默默地脫光了衣服,我感到我已習慣了在他面前不穿

衣服了,我看來已開始真的成為了他的奴隸。



  奴隸?這個古代的名詞,現代人還有這個身份嗎?我苦笑著。



  我赤條條地走到他的身邊,他說:「乖!」



  你表示了嘉許的神情。



  他摟著我,我們坐在沙發上,電視上播著昨天的片段,高質素的四部錄影機

把我身體每一吋都拍攝下了,我自己也沒有看到的部位也出現了,我看到他反開

我的陰唇,陰唇上的細紋,及陰唇中間泛現的少許光澤及水份,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一邊看,一邊用手玩弄著我的陰唇,我沒有反抗,任由他玩弄我下賤的身

體。



  我的陰唇好紅,在鏡頭上好像染出紅色的水來,我現在才發覺我的陰唇是那

麼肥大;鏡頭上當上反開我的陰唇時,我看見陰道中有少許半透明的水慢慢滲出

來,把我的陰洞口弄濕了,有點反光,在近鏡下,我看到我的陰洞中好像有一小

粒東西,不過我得不太清楚,我的花瓣在顫動著,而陰洞也好像一收不縮似的。



  鏡頭再去到我的屁眼,我其實是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屁眼;我的屁眼很小,

像一朵小菊花,菊紋向外伸延著,鏡頭下他的手指撫摸過那菊門,菊門好像震動

了一下。



  我在羞愧之餘,也呆呆地看著伴著自己二十多年的性器原來是這樣的。



  這時,他一邊看,一邊摸遍了我的全身,我把我的雙腿舉起,用肥大的手撫

著我的整個下體,我身體上的每一個部位他都了解得十分清楚,他這時又揭開我

的陰唇,拿著一部攝錄機拍著,這時電視機上立刻接駁了現在的情景,我看到自

己的陰唇被幾根手指反開,這時他把我的陰唇反至最大,我有點痛及拉得好緊,

我更清楚地看到自己肉色的陰道,我的陰道在微微顫動著,他又再拿出膠鉗子進

入陰道,我看到陰道的入面好像有一片半透明的膜狀東西,大概是處女膜吧!他

把鉗子慢慢地拿出,我停地呻吟著,鉗子中間有一夥少少紅色的肉芽,你用手指

搓著,我的身體起了最老實的反應,我大聲地叫床、我呻吟著,我也吃驚自己的

呻吟聲為甚麼這麼大。



  我全身香汗淋漓地在喘息著,在鏡頭下,鏡頭上我的下體浮現出大量的液體

,四周都充滿著我呻吟的聲音。



  最後,我跌在地上,身子好軟,再也站不起來。



  他哈哈大笑,我躺在他的腳邊,他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他那可怕的大陽具





  我跪在他的面前,他的陽具對住我的臉,我的臉前天已被他射滿了精液;這

跟陽具我絕不陌生。



  陽具好大,好長,十分深色,很多陰毛伴著四周,陰莖上青筋暴現,像毒蛇

一樣纏著,龜頭呈一個十分巨大的冬菇狀,比我的鼻子還要大。



  一陣極臭的尿味衝過來,中人欲嘔。



  龜頭有一條裂縫,像開口向我嘲弄著。





第十章 毒蛇的洗禮(一)口交





  他要我跪在地的跨下,他說:「快用你的咀服侍我的大陽具」,我望著那巨

大的毒蛇,再加上衝過來的一陣陣尿臭味,我終於反對了,我說:「不,不,請

你放過我,太羞恥,太臭了」



  你好怒,他一挺身,把陽具貼在我的咀唇邊,我合上口,他擺動身體,用陽

具打著我的臉,用很威嚴的聲音向我說:「你不吸吮,你會死得很慘」,我好害

怕,不知甚麼時候我變得很恐懼他。



  我知道口交是一件極度羞恥的事,而且一向有輕微潔癖的我,沒有可能用口

含住排尿的東西。



  但我看見他尖銳的目光,我低下頭來。



  我終於伸出舌頭,忍著極大的恥辱及臭味,用舌頭舔了一下他的龜頭,我感

到他的龜頭一震,他說:「賤人、母狗,快用舌頭不斷舔,然後替我吸吮」。



  我只好先用舌頭把龜頭慢慢地舔乾淨,我嗅到龜頭還不斷滲出少許尿液,我

極噁心。



  接著,我盡量張開小咀,把龜頭吞在咀裡,我用手扶住陰莖,口中不停吸吮

著龜頭,我聽到他不斷輕輕呻吟著。



  他的陽具好大,我的小咀根本只能吞入一半也不到,我的眼前全是他的陰毛

,我現在真的像一頭狗一樣,跪在地上服侍他。



  我發出吸吮的聲音,我的咀成了一個 O 型,我已盡力把他的陽具含入,

但我不太懂技巧,再加上他異乎常人的性器,我的咀角也幾乎被擠裂了。



  吸了一會,他按住我的頭,向他的前壓,然係他向前一挺,又把陽具硬生生

插入了三分一,直頂到我的喉嚨深處,他然後不停抽插,一下下插著。



  我的咀角已被擠破,而我的咀唇也拉至最大,好痛;連我的鼻子也翻了上去

,他把整根陽具深入了我的口內,我呼吸也幾乎停頓了,我想嘔吐又吐不出,我

像一件吹氣娃娃被他玩弄。



  我想差不多插了十五分鐘,我滿面通紅,我感到他的陽具在我口腔內大力震

動了一下,我的口腔內充滿了大量液體,我知道他在口中射精了,他把陽具抽了

出來,他呼喝我要我精液吞下,不準肚出來,我只好盡力地吞下,但精液實在太

多了,仍有不少在我的咀角流了下來。



  接著,我低下頭來替他繼續舔,我把他的袋子含在口中,輕輕用口部按摩著

他的睪丸,他的陽具仍然佈滿精液,抵住我的額頭,精液從我的鼻子流下來,遍

佈我的面上。





  我再把他的陽具含在口中,輕輕地吸吮,把剩餘的精液都吸進肚中,舔得乾

乾淨淨。



  突然,我感到口中的陽具再度射出了液體,是尿!他竟在我的口中小便,我

做人的尊嚴被剝奪得一乾二淨,尿液沿沿不絕地灌在我的肚中,他按住我的頭,

不許我退開,一泡尿便硬生生灌入我的身體內。



  最後,我再用舌頭把他滴著尿液的陽具清潔乾淨了。





第十一章 毒蛇的洗禮(二)破處





  他足足玩了我整個上午,到我出來時已是中午了,大家都去了午膳。



  他叫人送來了豐富的午餐,要我和他一起吃。



  在中午,他坐在辦公桌上看著電腦上的股票價位,我全裸著站在他的身邊餵

著他吃東西,我現在真像奴隸。



  我看了電腦上的價位一眼,我驚呼了一聲,我買的股票都狂瀉了,一日之間

,看來我至少損失百多萬元,他看見我心慌的樣子,哈哈大笑,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知道無論如何,我都要服從他了。



  跟住,我們看著剛才口交的片段,我看到他的陽具插進我的口中,我面容扭

曲,咀巴被擠得大了超過兩倍,咀角都滲出了血絲,我的鼻孔朝天、眼晴放到最

大,面頰的肌肉都堆到了兩邊,我從未見過自己如此羞恥及醜惡的自己,我簡直

不相信這是我 – 由小至大都被稱為美女的張美嫻。



  他這時在我的乳頭不斷按摩著,他突然大力把我的乳頭拉扯著,足足拉長了

三倍,我覺得我的乳頭像離體而去,我好痛,我哀求著他;他像一頭禽獸,把我

平放在茶幾上,然後用雙手大力拉扯我的乳頭,我看見我的乳頭慢慢地像橡筋一

樣接長了,我乳暈上的小粒好像都跳動起來,我粉紅色的乳頭像一粒紅豆一樣被

他捏著,變型了。



  我捉住他的手,但我沒有能力拉開,我只是苦苦哀求著。



  終於他停手了,我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我的乳頭仍然好痛,好像被捏破了一樣。



  我說:「我……我好痛,請不要……再這樣。」



  他說:「嘿嘿,還有更痛的。」



  他把我的腿分開,屈在胸前,要我自己捉住自己的腿分在兩邊,露出了我的

裂縫。



  我感到有點不妙,他慢慢地走過來,淫笑著。



  「難道你想……」



  (我全身顫抖)「你遲早也是我的性奴了,現在就替你開苞了,令你做一個

真的女人」



  「我……我,鳴鳴鳴」



  (我早已知道我難逃他的魔掌)「你這表面高傲內心淫亂的母狗,總要死在

我的手上了」



  「我……」



  「我甚麼?當日你當眾罵我時,有沒有想到今天這樣下賤,你看你陰唇肥厚

,看,已流出淫水來,比妓女還不如」



  「鳴鳴……不是」



  「拿穩自己的腿,不要掉下來」



  我被他羞辱了一頓之後,我已心死了,我不再說話。



  我看著他巨大的陽具慢慢接近,龜頭昂首傲立著,我驚得全身顫抖。



  「求求你,這麼粗大的陽具,一定會插死我的」



  「就是要插死你,難道你還想反抗?」



  「我……我,請你輕力一點,慢一點。」



  (我知道我一定會被破處,只求減輕痛楚)「好,你先跟我說 – 求主人

快把陽具插進我 – 奴隸張美嫻的淫洞,替我破處開苞」



  「這……這是甚麼?我不說!」



  他大力地扯著我的乳頭,我痛死了;接著他又用力拉扯我的陰唇,把它旋轉

地扭著,我痛得死去活來。



  「我說,我說, 求主……人快…插進我……我我 奴隸…張美嫻的淫洞…

…替我開苞破處」。



  他一連要我說幾遍,還要笑著對鏡頭流利說完了才罷休。



  我合上眼,我感到下體的陰唇被一些硬東西頂住,我知道是他的陽具。



  我全身顫抖,想不到一向保守,守著處女身的我,會這樣恥辱地成為性奴隸

,還要求人替我破處。



  我下體一痛,我感到陽具已插開了我的陰唇,努力地插入我的陰道;我感到

下體火燒的痛楚,我的下體快裂開了,我痛得大叫了一聲便不能說話,我感到陽

具開始擠破了我的陰道,龜頭應已進入了,我張開口,忍著痛,我從未忍受過如

此痛楚;我聽到大喝一聲,他大力向前衝入,我感到下體像被分開了兩半,好像

硬生生被插得粉碎,陽具不停地進入,我感到已完全進入了我的子宮,我下體完

全被佔據,我的腳也有點抽筋了,我全身崩緊,我開始不斷吸氣,我向下一望,

我看見那根陽具已入了大半根,天,這麼粗大的東西,竟然可以入到我的陰道,

同時,我明白我的處女身已被破了,我永遠不再是以前的張美嫻,我永遠都成為

他的性奴隸玩具。



  我不停地吸氣,他開始向前後抽插,我感到好像肌膚被小刀割著,一下一下

的抽插都頂到我的子宮深處,同時他的雙手捏著我的乳頭不停地隨著前後拉扯著

,但相比下體的撕裂,乳頭上的痛楚變得微不足道。



  我不斷呻吟及慘叫著,我想不單在出面,也許呻吟聲會傳至走廊。



  「丫丫呀,嗯嗯,好痛,好痛,丫丫呀呀呀」



  「幹死你,嘿嘿,冰山美人,嘿嘿」



  「丫丫呀,丫丫丫呀,好,好舒服」



  我不知道在慘叫聲中,我已開始有快樂的叫聲,他的陽具一抽一插,有時又

慢慢地轉動著,我下體感到好緊好充實,我漸漸隨著節奏而擺動,我應該高潮了

兩三次,但每次當我感到舒適時,他又立刻粗魯地大力抽插,使我痛苦萬分。



  他有過人之能,足足抽插了我差不多兩小時,才在我的陰道內射了精。



  我躺在地上,我的大腿已不能合上,不斷顫抖著,我的陰道已變成一個小黑

洞,不斷流出精液及血絲。



  我在地上不停地吸氣,我好迷惘,這時我感到下體的極度痛楚,同時亦有破

處的悲傷及羞恥,但亦帶有絲絲滿足和快感。





第十二章 性交的罪惡與快樂





  我爬到他的面前,我跟本已不能再站立了,連合上雙腿也不能夠。



  他示意我替他口交,我看著那根帶有精液及我的處女血的陽具,我知道我一

生都不能擺脫它了,它就們毒蛇一樣會纏繞著我餘下的生命。



  我慢慢地把陽具吞進口中,慢慢的把精液及處女血舔乾淨,他撫摸著我的頭

髮,我把頭埋在他的腿下,慢慢地吸吮。



  接著,我們躺在沙發上看著剛才的片段。



  我看到他的陽具慢慢擠開我的陰唇的情況,只見那根巨棍把我的兩段陰唇硬

生生擠開了,我的下體搖動得十分厲害,全身不停抖動著,巨棍像毒蛇一樣,把

巨大的龜頭鑽入我的陰道,我看見我狹小的陰道被那陽具插入時,不停地擴大,

陰唇愈扯愈薄,像咀唇一樣向左右退開,最後陽具把我的陰道插至一個大大的洞

,那個洞卻被大棍插得滿滿,沒有了半點空間,這時,我面部筋肉不停地跳動,

我看到額頭及眼角的青筋也露了出來;當我看見陽具大力向前衝,突破了我的陰

道,直插入去時,我看到我的口已合不上,曈孔放大;但隨著你的抽插,我的神

情慢慢由痛苦變成快樂,又由快樂變成痛苦,我亦不時發出呻吟聲音。



  我看後,很迷惘,我竟然得到了快感,我是淫婦嗎?這時,我拿著鏡子照著

自己的陰道,我看見陰道已開始合上了,陰唇微微顫抖著,但仍然露出了一條闊

闊的裂縫。



  不久,他又拖著我,要我爬在地上,他又從後插入我的陰道了,已受傷的陰

道再被插入,又加添了新的痛楚,我只好搖擺著身體。



  他不停地抽插著,這次他比較溫柔,一時淺一時深,又從後慢慢撫摸著我的

乳房,我很快便感到快感,我全身好像柔軟無力,我快樂地搖動著屁股,隨著他

你的陽具的節奏而搖著。



  「丫丫呀,丫丫呀,請入一點,丫丫,好舒服」



  「叫我主人!」



  「是,主人,主人,請你再大力一點吧」



  「你是誰?」



  「我是性奴隸張美嫻,主人,請加快一點吧」



  我的理智已被性欲蓋過了,我羞恥地呻吟著,我的呻吟聲原來比任何人都要

大。



  在兩小時內,他足足幹了我三次,我高潮了三次,最後,我主動跪在他的身

邊,替他用口清理著龜頭上的精液。



  差不多五點了,原來我們都沒有工作過。



  我到洗手間洗下體,我為自己的淫賤感到極度的內疚及罪惡,難道我真的是

一個淫婦?要做他的性奴隸?我從洗手間走出來時,他要我跪在地上,我順從地

跪在他的面前,他把腳放到茶幾上,我知道他的意思。



  我記得上次在洗手間中,那女職員也說過替他舔腳趾;這時我已對他十分服

從,我沒有任何考慮,立刻用口啜著他的腳趾。



  我先把他的腳趾舔了幾遍,我感到好臭,但我似乎已接受了自己奴隸的身份

,我只努力地吐出唾液,用舌頭洗著他的汙垢;然後把他的腳趾分開,用舌頭舔

乾淨腳趾的隙縫。



  我完了,我竟然如此自然地替他做著這種可恥噁心的服務。





第十三章  逃避,迷惘



  繼續淫辱我蹣跚地回到家中,我的雙腿根本合不上,下體仍十分痛楚。



  我回到家中,在浴室中仔細地檢查自己的下體,天啊!原來我的陰唇已磨得

十分紅腫,差不多漲大了一倍,比血更紅,十分鮮艷;陰唇向外反了出來,露出

一絲細縫,像展示著陰道中的恥辱及傷痛。



  我坐在浴室中痛哭,我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處女身,竟然被這惡魔奪去了,而

且,我還替他口交、替他舔腳趾,我還是人嗎?為甚麼我要做著比妓女更加可恥

的行為?最可怕的事,在極度恥辱之中,我竟然感到絲絲的快感,我還稱呼他的

主人。



  我真的變了他的性奴隸嗎?我不敢再想,我用冷水從頭淋遍全身,但我仍然

不能清醒,我感到我永遠脫離不了他的控制。



  接著,我請了兩天病假,我企圖逃避這種恥辱,我整整兩天沒有出外,只把

自己堆在被窩中。



  到了第三天,我再也不能逃避下去了,我只得回公司。



  當我踏進辦公室時,我發覺我的座位不見了,我問同事們,他們陰側側地笑

著說我的辦公桌已搬進了朱然偉的辦公室中,我轉任了他的特別助理。



  我看著他們不懷好意的神情,我感到無地自容;我慢慢地走進了朱然偉的辦

公室,關上門,只聽到他一聲:「快脫,只剩下內衣褲」。



  我心頭一震,顫抖地對他說:「請你……你不要再玩我了,你已……汙辱了

我,我,我再也不會被你玩弄了」



  他抬起頭,望著我,我不由自主地泛起了十分恐懼的念頭,我不知甚麼時

候開始如此害怕他。